0 Review(s)

所謂的忍者是什麼?

 

思考著這樣的問題卻毫無頭緒,這樣的存在根深蒂固在這片土地上,成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們從何誕生的?為了什麼而存在?真的可以忍受世上所有不合理的情況嗎?還是……終究只是平凡的一群人?

 

她,充滿困惑又好奇。

 

直到她遇見了那個男人。他就像豎立在炙熱沙漠上的仙人掌,忍耐著艷陽對它的熱情,又像是沙塵般,隨風飄泊於這片土地間,難以追逐的存在。在這片一望無際的荒蕪沙漠,白天溫度攝氏可達四十度以上,夜晚溫度卻能降到冰點以下,像似拒絕萬物的絕對境地,倘若要在這猶如地獄般的世界上生存下來,必定要忍受非一般人的極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艷陽高照,氣溫直飆四十度以上。望眼望去,黃色沙漠被揮灑了艷陽的光彩,頓時特別耀眼奪目,但炎熱的溫度卻扭曲了原本荒蕪的景色。

 

碰喀一一一 在烈日之下,遠處有著成群結隊的隊伍,似乎是到各地買賣交易的商人,因為順著路線來到風之國境內。

 

 

承載著貨品的商車,輪子隨著柔軟的沙丘而輕微晃動。

 

一位咖啡髮色綁著低斜馬尾的中性女子,邊埋怨邊伸了懶腰道:「呦!終於快到達砂忍者村了,坐了好幾天的駱駝,屁股快痛死了……」她有著如大海般深藍色眼眸,小麥膚色臉上帶有許多雀斑,身穿白底配上紅咖啡不規則剪裁服飾,背上背著一把厚重鐵錘,而這個女子正是明日香的同伴,名叫西絲卡,是位喜歡設計各個武器的鑄造師。

 

咚噠噠一一一 一陣輕盈的腳步,輕踏過黃色沙子,彷彿替這片淒涼的土地,留下生命的足跡。

 

淡橙色的髮絲隨著輕盈步伐晃動著。明日香眨了眨眼,粉嫩的唇瓣微微哼著輕快的聲音,心想:『砂忍者村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第一次進那麼大的忍者村呢!』手摀住早已暗自竊笑的嘴角。

 

眼前的她,此刻走在豔陽灑落的光輝之下。

 

飄逸的長橙色髮絲隨風舞動在黃色沙塵,額頭前綁著斜辦子的瀏海微微遮住那潔白的前額,顯得若隱若現。

 

在她那雙既深邃又猶如紫水晶般,閃爍著光芒卻夾帶點灰的灰紫色眼眸,就像是上天賜給世間的璀璨之星,耀眼無比。纖瘦的身子穿著貼合帶有水籃圖案白底的衣著,輕透舒適的衣裳,卻藏不住薄衣底下那白裡透紅的肌膚,而纖細的腰上繫著兩把長短不一的劍。

 

她側過那張潔白的臉龐,望向早已落在後頭的西絲卡喊道:「吶!西絲卡!」神情帶著愉悅,緩緩倒退到正坐在駱駝上的西絲卡旁。

 

「幹嘛?」被喊住的西絲卡看著朝她微笑的明日香。便納悶的搔了搔頭,眉間緊蹙接著道:「別笑了!看起來超蠢的……等會進村子,若走在路上求妳可別跟我說話啊!我可不想跟一個笑起來像傻瓜的女人扯上關係欸,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是從哪個醫院偷跑出來的傻子呢。」眼神鄙視著身旁那個,此時嘟著嘴瞪大眼看她的明日香。

 

「什麼嘛……我才不是……」明日香此刻就像個孩子般,極力反駁方才西絲卡那句朝她吐槽的話語。

 

 

啪一一

 

 

原本正鬧開的兩人,頓然被身後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到瞬間定格在原地。

 

「咦?」西絲卡發出了疑惑的聲音,循著方才傳出聲響的方向回頭。而隨著西絲卡的視線飄向後頭,明日香也下意識地側過她那白皙的臉龐,此時餘光隱約能瞄到,因為高溫影響視線而扭曲的身後之人。

 

循著聲音尋找源頭,兩人逐漸看清此時站在後頭瞪著她們的人:「米娜!」異口同聲的喊。

 

纖細白嫩的雙手此刻拿著方才闔上的書本:「我才要求妳們,待會可別ㄧ進村子裡就替我們商隊鬧出笑話呢。」她平淡卻帶點嘲諷的道。

 

她的名字叫結川米娜。算是這群人當中最為成熟穩重的同伴,是一位結界世家的巫女。留有一頭及肩的淡綠色短髮,以及宛如沉釀數年美酒般琥珀色的眼眸。纖瘦的身子穿著藍色調腰間配上橘色布料的和服,胸前掛著白色珠子項鍊,衣裳細緻的材質襯托出她那雪白的皮膚,猶如神聖又高貴般的存在。

 

 

聽到這句對她嘲諷般的言語,頓時西絲卡握住拳頭囔著嗓門吼道:「妳這女人……什麼叫做『別ㄧ進村裡就替我們商隊鬧出笑話呢。』的鬼話啊!」手指毫不猶豫的指向米娜。

 

「好、好了啦……米娜她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提……」明日香此刻臉上帶著ㄧ抹苦笑,邊緩和這讓人尷尬的氣氛。心想:『啊、啊咧……怎麼又開始了,唉。』汗顏。

 

話都還沒說完,頓然又被他人打斷。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啦!真是抱歉,或許妳無法理解常人說的話吧?真是辛苦妳了,下次我會檢討改進的。」米娜ㄧ臉鄙視的回,絲毫不理會正被她們夾在正中間而哭笑不得的眀日香。

 

「米娜妳這傢伙!有種在說ㄧ次啊!」臉上爆出許多因為被刺激而憤怒的青筋,西絲卡熟練地拔起背上的大鐵鎚接著道:「信不信這次我絕對拿鐵鎚打爛妳的嘴?」嘴角上揚,這時不再是手指指著他人那麼簡單了,而是ㄧ支無從得知有多重的鐵鎚此時在面前揮舞著。

 

明日香雖然無奈的看著這每天都會上演的劇情。但臉龐卻掩蓋不住心裡的辛酸:「唉呦……好了啦,兩位……」她試著努力緩解現場氣氛,但似乎不怎麼有效。

 

啪咚一一一 另外一部載著貨物的商車車簾,突然被裡頭的人用力掀開了。

 

 

掀開車簾的正是一位睡眼惺忪的女子:「啊哈……一大早的在外面吵什麼啊?」她用著哀怨的眼神,看著車外正吵鬧的她們。

 

「唉呀!莎織早啊,我們吵到妳了嗎?」原本正在勸阻米娜她們的明日香,此刻注意到一旁用著埋怨眼神的莎織,正注視她們這群七早八早就在車外吵鬧的女人。

 

明日香頓時只能苦笑的道:「對不起耶……」並感覺到有點不好意思的向她道歉。

 

「真是的!她們一定要在人家最需要睡美容覺時吵嗎?」細細的眉間緊蹙著,她帶著ㄧ頭凌亂的長髮不滿的道:「我正好夢到……」話音未落。

 

 

這名女子叫幸島莎織。她留有一頭宛如翡翠般深綠色的長髮,以及有如桃色般的眼眸,柔軟的雙唇塗著粉色口紅,身材纖瘦卻皮膚白皙,穿著性感的深紫色罩衫、腰與臀間斜掛著桃紅布料、深紫長版手套、深藍長褲、紫色鞋子,背著一把特別造型的弓,是一位擅長中遠距離戰的弓箭手。

 

 

 

「停!」西絲卡沒等莎織說完,卻搶先打斷她的話。

 

米娜也冷冷接著吐槽的說:「我們對妳剛剛做了什麼春夢沒興趣。」壓根不給莎織有機會繼續說下去似的,就某方面她跟西絲卡挺有默契的。

 

「什麼嘛……才不是春夢咧!只不過就是跟著幾個帥…帥哥、呃嘿……呵嘻嘻……」方才還正經八百的反駁著,嘴角流出的口水卻出賣了她。莎織慢慢回想起睡夢中的種種片段,頓時陷入一陣癡呆狀態中,但又突然被什麼拉回現實般繼續與她們辯解著道:「呃、咦?反正不是春夢就是了!」她那臨場反應的速度真的讓現場所有的人甘拜下風。

 

在一旁看著這尷尬的場景,頓然明日香頭上滑落一根髮絲於她的臉上:「呃、呵哈哈……」當下或許覺得這趟路途顯得遙遠又沉重吧。

 

咚噠噠一一一 井然有序的商隊緩緩邁向豎立於沙漠中,那宛如堅不可摧的高牆而近在咫尺的入口處。

 

 

走在最前頭引領商隊方向的男人,這時轉過身示意著後方。他身穿遮陽連帽白色斗篷,向著身後的同伴揮了揮手喊道:「呦!大伙們目的地砂忍者村快到了,趕快準備好要交易的貨品,可別耽擱下一個要趕往的地點欸。」接到前方訊息的商人紛紛開始著手準備等下進村的貨物。

 

「啊哈……啊、啊?」驚訝的聲音劃破方才的短暫寧靜,莎織還有點睡得糊里糊塗問:「已經到了?」她揉了揉如桃花般的眼眸,身上簡單披著單薄的被子。

 

西絲卡這時臉上擺著臭臉問:「對!所以妳何時可以從裡頭出來幫忙下貨?」貌似這個問題不知道問了她多少次一樣。

 

「我想想吼……」撇過頭。莎織用著斜視的眼神,對著西絲卡竊笑著回:「下一次!嘻嘻。」毫不在乎對方臉上越來越臭,她笑笑的拋了媚眼。看來要她幫忙是不可能的事……不、是根本不可能。

 

「呃、妳!」此刻臉上爆出的青筋已經不知道有幾條了,西絲卡握著拳頭,忍住心中即將爆發的火山,雖然這問題問了也白問,但每次都這樣耍賴也該有個限度。

 

白皙的臉龐撇到另一側:「一群笨蛋。」米娜用著面無表情的口吻呢喃道。

 

噠噠噠一一一 輕盈的步伐,踏過的砂塵頓然濺起一次次地風沙。

 

 

飄逸的橙色長髮隨著微風輕柔擺動著:「哇!可以清楚看到入口了耶。」明日香帶著雀躍不已的心情跑到前方,邁向入口的腳步卻突然停了下來。心裡愣了:『為什麼……這裡有種……』看到眼前的景色而感到不可思議,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明明不曾來過。

 

 

「怎了?」米娜似乎察覺到她的不對勁,淡淡的問。

 

呼呼呼一一一 一陣不知明的風向她襲來。

 

 

霎那間。身後竄起一陣凌亂的強風吹散了她的髮絲,同時也吹亂了她的思緒:「沒事。」那深邃的眼眸充滿著困惑,粉嫩的唇瓣微微閉合著。

 

來到入口處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商隊頭兒正與砂忍者村的入口守衛們,確認要進出的貨物以及經過同意入村的相關事宜。

 

望向入口前方,村子近在眼前。

 

 

頓時風聲大過於周遭的喧鬧,唯一可以明白的是,它想訴說著什麼。呼一一一 風,帶走了無數的思念,相同地也遺留了許多溫柔。

 

它,輕輕撩起了她那晚霞般的橙色髮絲。牽動著思緒邁向入口的遠處,就宛如引導著她尋找曾經遺失的碎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呼呼呼。

 

細軟的沙子,飄散於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我……不想在繼續孤單一個人了。』

 

 

 

碎裂成無數大小不一塊狀的土地,有如蜘蛛網般散佈在荒蕪的大地上,頓時顯得淒涼暗淡。

 

就在不遠處隱約蹲著一名矮小的身影,暗自哭泣。不爭氣的淚水像是洪水般奪眶而出無法控制,眼淚宛如珍珠般,一顆顆閃爍而落下,澆熄了對生命的火焰,以及對未來的期待。

 

眼淚滴落在乾枯的土地上,不斷滋潤著早已失去光彩的大地,宛若人們孤獨的心靈無法獲得養分而失去原有的生氣。

 

 

望向白茫茫的世界,頓然染上了整片一望無際的藍天。

 

 

 

微風輕輕捲起了地上的沙子,飄向永無止盡的彼方,宛如引導著世上的靈魂回歸屬於他們的地方,不在迷網於人間徘徊。

 

呼一一 風,帶來了遠方的思念。

 

 

輕柔的白色種子,飄散在湛藍的天空中。

 

它,迷戀著風。

 

 

飄盪於世間每個角落,無怨無悔。

 

傳說它愛著飄泊於命運的風,哪怕離開了心愛的大地,也甘願隨著那陣風流浪在世界的洪流中,就像是難以捕捉的存在,即便緊抓著也凋零的快,而它叫做蒲公英。

 

『人就是在受傷與傷害他人的過程中成長的,但人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討厭他人地。』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周圍纏繞著。

 

矮小的身影緩緩起了身,不斷找尋著這溫柔聲音的主人。

 

『身體的傷跟心裡上的傷有點不同,心裡上的傷並沒有藥可以塗抹,更有可能一生無法癒合,但是有一樣東西可以治癒心裡上的傷……不過那種藥有點麻煩,只能從別人那才能得到。』不知明的聲音,輕輕訴說著。

 

他頂著一頭茶色短髮,帶著極深的黑眼圈淡青色的眼眸,不斷四處張望,在光芒照射下皮膚顯得相當白皙漂亮。

 

 

『那就是……』聲音的主人漸漸浮現在眼前。

 

「……愛。」那名頂著茶色短髮的孩子,緩緩開口。

 

『愛就是想為身邊重要的人犧牲、奉獻,並用著慈悲的心保護他的想法。』這個人有著一頭淡黃色頭髮,一雙灰色眼眸,他的嗓音就像白雲般輕柔,令人安心。

 

而這個人曾是他最親近的那個人,也是把他推向未知深淵的那個人。

 

 

『吶!』遠處那無數白色種子中,隱約能聽見一個稚嫩的嗓音正呼喚著他。

 

「是誰?」淡青色的眼眸頓時疑惑,他不斷找尋那熟悉的聲音。

 

『不管發生什麼事……』稚嫩的嗓音,圍繞在耳邊。

 

眼前那無數的白色種子,逐漸形成一個嬌小的模糊身影,在潔白的光芒之下,顯得朦朧不清。

 

腳下那乾枯的大地,頓然被這陣突如襲來的白色種子,渲染成一片青澀草地。

 

呼呼呼一一一 那一刻。風,它捲起了草地間開滿大地的蒲公英。

 

 

『都不要輕易憎恨任何人好嗎?』稚氣般的臉蛋,看不清的存在。

 

「妳……」他的眼神訴說著種種不解。

 

她就像流浪於世間的蒲公英。深愛著那陣不知吹向何處,也不知會帶向哪裡的風,只為了追逐那遙不可及的存在。

 

『因為……』她緩緩的道。

 

那朦朧身影的輪廓逐漸清晰。眼前出現著宛如晚霞般的淡橙色髮絲,隨著周圍光輝的折射閃閃動人,她擁有一雙紫水晶般夾帶灰色的眼眸,有如星空中那晶瑩剔透的璀璨之星。

 

『憎恨是不會帶給任何人幸福的!』莞爾。

 

周圍的光輝漸漸變強,刺眼的光芒,不斷吞噬著這兩道渺小的存在。

 

 

「等、等……」眼前的光芒強烈到無法睜開雙眼,他一手遮擋著,一手努力想抓住眼前的那個人。

 

 

 

碰喀一一 東西掉落於地上。

 

 

「嗚…呃……」黑眼圈的眼皮緩緩睜開,他睡眼惺忪的從辦公桌慢慢爬起:「……夢?」語落。

 

 

起了身,發現自己正睡在這像山的文件堆裡。

 

這裡是位於村子正中心的位置,而此地就是砂忍者村的村長風影辦公室,裡頭沒有奢華的裝飾,只有幾張簡樸的家具,如同現任風影的特質一樣,簡單卻不失穩重。

 

「原來是我睡著了……」他坐在椅子上,身子輕靠在椅背,淡青色眼眸望向窗子那午後的湛藍天際,對於方才那模糊的夢境有股不切實際的感覺。

 

窗外的陽光照亮了那白皙的臉龐,以及看似紅色卻是茶色的短髮,他那大理石削切而成的臉孔,宛如微風任意幻化般的姿態,而他就是現任第五代風影,名叫砂瀑我愛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咚喀一一一 連接村子對外的唯一通道遠處來了一批商隊。

 

 

豔陽依然炙熱照射在這片乾枯的沙漠上。

 

寂靜的通道,頓時被村內傳來的一陣陣喧鬧聲而吵雜不已。

 

高掛在頭頂那炎熱的太陽,因高溫而扭曲景色的光芒,照射在單調岩石而建構的一棟棟房子上,顯得樸素自在卻與這片沙漠形成一種無違和感。

 

這陣吵鬧聲原來正是村裡正舉辦著活動,此刻被龐大的人潮擠得水洩不通,不管是土產店、各大商店、市集、美食街道,望眼過去全是人山人海的景象。

 

每家商店前擠了一堆又一堆的人,不時可以聽見街道上那一道道宏亮的叫賣聲,正努力吸引著路上絡繹不絕的人潮。

 

那批商隊緩緩擠進人潮中,朝著他們原本預定要交貨的店面走去。明日香四人則被這眼前的景象驚訝到,她們隨著商隊來到靠近村內較偏遠裡面的店面,在那裡早有一群人等著他們恭候光臨。

 

「呦!好久不見啦!」引領商隊的頭兒與對方簡單地握了手打了招呼,豪邁大笑的道:「距離上次與你做交易似乎事隔一年了吧?哈哈哈。」閒話家談的說著。

 

眼前留著一搓山羊鬍樣貌粗曠高大的男人,摸了摸頭羞澀的回:「是啊!」脫口而出那溫柔的聲音,卻與他的外貌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哇咧!」西絲卡不經意的叫出口,緊蹙著眉間滿臉疑惑的想:『聲音與外貌……完、完全無法連想成同一個人嘛……』正當她這麼想時,方才被她那突兀的叫聲而吸引過來的目光,此時全集中在她身上。

 

站在後方的米娜,ㄧ眼就明瞭西絲卡此刻心裡在想什麼,便直接戳中重點道:「妳一定在想為何他的聲音怎麼與外貌落差那麼大吧?」說真的能用肉眼看出ㄧ個人在想什麼,看來兩人雖然愛鬥嘴卻有著無形中的默契吧。

 

「呃、呃妳!噓……」西絲卡緊張的慌了手腳,轉過身用著食指比出要米娜小聲說話的樣子道:「妳就不能看場合說話是會死嗎?」眉間緊蹙,她雖然嘴角上揚笑著,此刻在她心裡有種想飆罵對方的衝動,但礙於場合尷尬問題還是暫時忍了下來。

 

「會。」想也不用想直接回答,而米娜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即將把鐵鎚從背後拔出來的西絲卡。

 

陽光照射在岩石建立而成的房子,房與房之間相隔著ㄧ條狹窄的巷弄。

 

狹窄的巷子裡,太陽的光芒無法照射進來,顯得格外幽暗。頓時,站在巷子裡穿著一身黑色斗篷,五官也因為被遮住而無法看清,那人靜靜地觀察著眼前這批有米娜她們的商隊。

 

米娜在與西絲卡鬥嘴的同時,也注意到協後方巷子裡偷偷注視她們的神秘人,但為了不打草驚蛇,她選擇邊觀察那人邊假裝沒發現對方的存在,以藉此弄清楚對方的目的。

 

「喂!」米娜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方才或許太過於注意那人的事情,而忽略了眼前還在發擾騷的西絲卡。

 

「別講話講到一半心不在焉的,真是……」西絲卡雙手插著腰,臉上竟是滿滿無奈,即便這樣她依然心有不滿的繼續唸:「所以說啊!妳到底是對我哪裡有不滿啊?」她挑眉看著剛回過神的米娜。

 

「差不多要下貨了吧,妳不去幫忙?」米娜若無其事的道。便緩緩斜視方才有人的巷子裡心想:『不見了?那個人到底是誰,總覺得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原本雙手插腰的西絲卡聽到這句話,頓時變成握拳的姿勢道:「呃什、什?」此刻西絲卡注意到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尷尬地從原本臭臉的她改為面帶微笑的說:「米娜妳這傢伙,存心故意完全無視我就是了?」

 

「唉呀,沒想到妳那麼聰明,呵呵。」看著眼前一直被她逗弄的西絲卡,米娜忍不住偷偷用袖子微微遮住她那竊笑的表情。

 

「渾蛋!」西絲卡頭往天空抬,雙手握拳,對著豔陽高照的藍天大喊著,聲音像是能劃破天際似的,相當宏亮。

 

 

 

陽光依然將炙熱的光芒揮灑在村子上。

 

噠噠噠ㄧㄧㄧ 萬人空巷的村子,隱約能看見ㄧ名身穿黑斗篷自由穿梭在人群中的身影。

 

 

仔細ㄧ看才發現原來這名黑斗篷的人,是方才在巷子裡偷偷觀察米娜她們的神秘人。穩重的腳步逐漸走向另ㄧ名也同樣身穿黑斗篷的同夥,他們一同走到一旁有遮蔽物的建築物那談話著。

 

「沒有發現她的蹤影。」那人開口了,只是聲音像是經過變聲處理似的,甚至夾帶著嚴重的雜音,聽了令人相當不舒服。

 

在黑斗篷之下,潔白的臉龐只露出了鮮紅的唇瓣回:「沒關係,很快就能找到她的。」她用著尖銳卻又不會讓人聽了不舒服的聲音緩道。

 

「話說,我剛剛請你找的人已經知道在哪了嗎?」她緩緩撇過頭看著後方,單跪在地的同夥問。

 

「是的。」低著頭肯定的回答,他用著詭異的聲音繼續道:「顯然他已經插翅難飛了吧,畢竟不久前才因為他的關係,弄的村內雞飛狗跳的。」他訴說著她要找的人目前的情況。

 

「呵呵!那不重要,反正只是個很快被世界遺忘的破爛玩具而已。」靠著牆,她像是不把他人當生命來尊重似的,輕視的道:「雖說是破爛,不如說是還有一點利用價值的棋子,是吧?」莞爾。

 

「為了這邊的朋友,我已經準備好今晚獻上最至高無上的禮物了呢,呵嘻嘻。」摘下遮掩住她那有如天香國色美貌地斗篷帽子,露出了那藏不住的雪白肌膚,烏黑的秀髮盤纏在金飾做的髮叉上,顯得有種說不出的古典美。

 

「走吧!」她同時擁有雙有如紫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眼眸,左眼角處有著黑痣。她帶著鬼魅般的笑容,側過臉,望向身後之人。

 

原本低著頭的黑斗篷同伴,緩緩起身答:「是,法蘭大人。」語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炙熱的太陽,漫漫地從西邊垂落而下。

 

 

樸素的建築物,頓時渲染上ㄧ層橘紅色的晚霞。白天猶如地獄般的灼熱感,隨著這幕美麗光景而漸漸消失,同時即將迎接而來的是宛如孤寂般寒冷的黑夜。

 

「唉……真是的!」輕嘆一口氣,明日香東張西望的道:「莎織到底跑去哪了啊?」她無奈的在茫茫人海中尋覓同伴的身影。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充斥著因為夕陽照射而拉長的無數影子。它們就像殘留在世間上遊蕩的靈魂般,迷失在這片看不見未來的盡頭。

 

美麗的晚霞,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在迎接而來的黑夜裡。唯一能確定的是即便冰冷的夜晚降臨,村子裡舉辦的祭典伴隨夜幕而更加熱鬧。

 

「來喔!來看看喔!ㄧ年一度的祭典少不了這樣的東西。」老闆拉高嗓音,不斷宣傳著攤位上那琳瑯滿目的商品。

 

「快來買好吃的串燒喔!買十串再送你ㄧ串喔!!!」烤網上擺著ㄧ支支色香味俱全的食物,讓人聞了不管怎樣都要好好品嘗一下。

 

「先生小姐要不要買點當地名產回去當伴手禮呀!本店有需多特產喔。」靦腆的老闆娘親切的向客人介紹店內所有特色土產,好讓客人們買到自己滿意的產品。

 

「莎織!」她努力擠近水洩不通的人潮中,在喧鬧的街上大聲呼喊著:「妳在哪?」步伐隨著人群的擁擠越來越難行走。

 

 

 

大約在三十分鐘以前,祭典才剛開始不久,位於祭典有段距離的明日香她們。

 

「那、那個……莎織,我覺得我們瞞著米娜跟西絲卡偷溜到街上遊逛,恐怕有點……」明日香臉上掛滿著擔憂,踏著膽怯的步伐跟在莎織後面,試著勸阻這時想脫隊去街上閒晃的她。

 

「唉呦!別掃興嘛,難得來這麼大的村子,何況又是祭典,不逛逛太對不起自己了,對吧?」莎織轉過頭,腳步依然繼續邁向祭典的方向走去,不時把眼神望向跟在她身後滿臉擔憂的明日香。

 

噠噠噠ㄧㄧ 黑夜來臨,純樸的村子點上宛如繁星般閃耀的燈光。

 

 

這時回過頭看,商隊已經離她們有段距離了。望向遠處逐漸模糊的景色,步伐緩緩踏在冰冷的道路上,有如ㄧ條看不見的幽暗隧道使人迷失在這條未知的黑暗裡似的。

 

「這個……或許吧……但、但還是……」明日香ㄧ想到萬ㄧ被米娜發現她們未經許可脫隊,回去一定會被教訓的很慘,想到這裡不經讓她顫慄不已。

 

「吶吶!明日香……」莎織像是發現什麼好東西似的,笑笑的轉過頭喊著她的名字。

 

「呃、嗯?」明日香頓時疑惑的停下腳步,原本想到會被修裡很慘而不時低著頭的她,緩緩抬起頭看向眼前的人問:「怎了嗎?」語落。

 

「嘿嘿!」這時莎織露出平時改不了的老毛病,臉頰瞬間泛紅眼裡金光閃閃手指直接指向前方某一處興奮的道:「發現前方有ㄧ群長的不錯的帥哥耶!喔耶!」她高舉雙手邊高聲歡呼著,整個人像是找到夢寐以求的獵物般,難以控制自我情緒在那邊鬼吼鬼叫著。

 

「莎、莎織?妳該不會……」明日香貌似猜到莎織以往照慣例會發生的事一樣,她ㄧ副生無可戀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著即將跑走的莎織。

 

「我去去就來,妳先到街上那慢慢逛嘿。」她不說還沒注意到,原來她們已經走到祭典的入口了,抱著興奮心情跑向前方那ㄧ群英俊瀟灑的帥哥們,完全遺忘了還有明日香的存在似的。

 

莎織向著離她有段距離的明日香,邊奔跑邊揮著手喊:「我們等下到剛剛路過的雜貨店前見喔!」語畢。

 

「咦?等、等啊!」原本處在原地的明日香,看到跑遠的莎織頓時驚慌般大喊著。

 

回到三十分鐘以後,此刻的明日香正在祭典裡苦苦尋找著莎織的身影。

 

碰喀ㄧㄧ 凹凸不平的道路上伴隨著許多小石頭,若不注意有可能整個被絆倒在地。

 

 

「咦?唉呀!」雖然成功逃出水洩不通的人群中,明日香卻不小心被路上的小石頭絆倒在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嚓ㄧㄧ 房門開起。

 

 

純樸的房內,只放了幾張簡單的家具。望向牆面ㄧ個個圓形的窗戶,透過玻璃可以清楚看到耀眼地晚霞所投射出的橘黃色光芒,頓時把原本平凡不過的房間渲染上有如淒美的薄紗而遮掩住帶有浪漫氣氛的城堡。

 

「我愛羅!」ㄧ名男子打開了眼前辦公室的房門,慢慢地走了進來這時才發現,他要找的人早已不在辦公室裡了。

 

這名男子穿著一身全黑的衣服,雙手穿帶著黑色無指手套,身後背著用繃帶隱藏起來的傀儡。在那白皙的俊臉上可以看到化著奇怪的妝容,宛如替自己臉龐掛上ㄧ張滑稽的面具ㄧ樣,顯得好笑卻有點神祕,他的眼瞳反而是沉穩的深黑色與自身那奇怪的妝扮卻搭不上邊,而這個人就是現任五代風影的哥哥且同時也是隨時保護現任風影的護衛,名字叫勘九郎。

 

「唉,原本是想找他一起跟我們逛逛這次的祭典呢。」他輕嘆著氣,有點埋怨的說:「我們只不過才出去一下,辦點事情回來就找不到他的人,真是!」臉上的神情似乎述說著這早已見怪不怪的事一樣,勘九郎無奈的雙手插腰看著房內空無ㄧ人的辦公室。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嘛!」ㄧ名美麗的女子踏著輕巧的步伐慢慢走向勘九郎,她靜靜的站在辦公室的房門口處,笑笑的道。

 

這名女子有著ㄧ頭,宛如陽光照射在沙漠上反光而來的金黃色頭髮,以及有雙媲美森林般的翡翠眼眸。她身穿著ㄧ席樸素的黑色浴衣,就像間接反映這個村子的風格一樣,簡單卻不失穩重,而這個人就是現任五代風影的姐姐,且數日後即將嫁進鄰國木葉忍者村奈良家的女性,她的名字叫做手鞠。

 

順道ㄧ提,與手鞠成親的對象正是目前木葉忍者村奈良家的奈良鹿丸。經過第四次忍界大戰之後幾年,他那無法埋沒的軍師才能更讓眾人矚目,而近期聽說內部有意提拔他為未來火影的顧問,以藉此協助日後火影身邊的大小事情。

 

「畢竟最近發生那麼多事……好不容易才恢復平靜的日子,偏偏又遇到正要舉辦ㄧ年一度的祭典活動,難免讓他忙得焦頭爛額嘛!」手鞠無奈的不經意回憶起前陣子才發生的巨大騷動,費了好多力氣才擺平恢復原樣,只能說現在還可以舉辦祭典算是萬幸了。

 

「也是啦……但、但妳在過幾天就要去木葉了。」勘九郎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心裡卻依然有個說不出的疙瘩,這時嘴裡呢喃:「不趁現在多聚一下,以後要看到妳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唉……」原本插腰的雙手頓時垂掛而下,他有點失落的低著頭。

 

「笨蛋!是不會寫電子郵件給我啊?」手鞠隱約能感覺到勘九郎對於她即將要離開村子嫁去木葉這事感到有點寂寞,不是反對她嫁去木葉,而是有種原本時常陪伴在身邊的重要之人突然消失似的,不經讓人有點手足無措。

 

「電子郵件跟實際見面還是有差的啦!」他對著身後的手鞠拉開嗓門大聲囔著,只見他害羞的撇過頭吞吞吐吐的道:「好比……就、就……」原本就不善表達的勘九郎,突然要他直接說出心裡真正想法似乎還是有點困難吧。

 

「既然那麼捨不得我,乾脆隨我一起嫁去奈良家這主意怎麼樣啊?哈哈哈。」為了破解這讓人尷尬喘不過氣來的氣氛,手鞠頓時拋了ㄧ個玩笑話出來,手拿起平時放置袖子裡的扇子。

 

啪喀ㄧㄧ 輕巧的扇子攤開而來。

 

 

「蛤?」勘九郎被這突如其來的話嚇的愣在原地,頓然想起什麼而突然回過神的他,眉間緊蹙卻面帶微笑道:「說什傻話啊!跟妳嫁過去咧,別忘了在這裡還有個時常讓我們操心的蠢弟弟要顧欸。」他毫不猶豫的邁向手鞠的方向走去

 

「嘻嘻!是吧?」他面向手鞠笑顏逐開著,同時慢慢走到她身旁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勘、勘九郎……?」煽動著手上的扇子隨著眼前正對她展開笑容的弟弟,手鞠緩緩把扇子遮住了她那早已隱藏不住的愉悅神情。

 

「既然人不在這裡,那我們先去逛祭典吧!說不定在路上就能遇到我愛羅呢。」他若無其事般對著手鞠這樣講,勘九郎慢慢轉過身來,他伸出手貌似要關起眼前的房門準備離開這裡。

 

「走吧!」勘九郎手拉著方才敞開房門的門把,撇過頭望向身旁的手鞠。

 

美麗的夕陽隨著他們的談話,逐漸消失於迎接而來的夜晚裡。

 

嚓喀ㄧㄧ 房門靜靜的關起,室內逐漸變的幽暗。

 

 

她笑著點了點頭低語:「說的也是呢。」語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咻碰ㄧㄧ 咻碰ㄧㄧ 咻碰ㄧㄧ 有股巨大的聲響不斷出現。

 

 

漆黑的夜晚,幽暗的天空瞬間綻放著ㄧ朵朵美麗煙花。讓原本底下喧鬧的祭典更添上無數驚嘆聲,每個人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頭上那五彩繽紛的煙火秀,卻沒有人意識到即將要面臨的動亂。

 

窗外繽紛的煙火,不斷照耀著窗內看不見的陰謀。神秘的女人與來歷不明的黑衣者覬覦的究竟是什麼?冰冷的地板躺著ㄧ具具砂忍村的忍者,而忍者們無聲無息躺下地瞬間,身後的鐵門究竟藏了什麼?

 

那名叫法蘭的女子站在橫躺在地的忍者中央,面對著這扇未知的鐵門前,鮮紅的嘴唇勾起了鬼魅般的微笑,她那宛如紫水晶般的瞳孔,照映著窗外投射進來的煙火殘影。

 

咻碰ㄧㄧㄧ 如夢般的煙火光芒漸漸消失在這片夜空中。

 

 

「哇!好美喔。」明日香陶醉在這幕美麗煙火下,她與其他人一樣停下腳步欣賞著。

 

噠噠噠ㄧㄧㄧ 背對著煙火的光芒,沉穩的身影悄悄地與人擦肩而過。

 

 

隨著夜晚光線越來越昏暗,他頂著ㄧ頭茶色短髮身穿著ㄧ席紅色衣裳,背後綁著ㄧ個大葫蘆。此時所有人視線離不開綻放煙火的夜空,絲毫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似的,踏著穩重的步伐靜靜地穿梭在人群中。

 

霎那間,他與她擦身而過。

 

「咦?」睜大雙眼,就在一瞬間,她像是感覺到什麼一樣,目光從原本美麗的煙花從而轉移到那人身上。

 

 

『那個人?』轉過頭,眼角不自覺滑落ㄧ滴眼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後記:

親愛的讀者們好!非常抱歉那麼晚更新文章,近期待業中還在找工作時期,所以難免以現實生活為優先,當然……前不久的車禍也還沒處理完,但我依然會努力寫文章進度,至於更文可能要先改為1~2個月更ㄧ次了,怕來不及每個月更文,所以多加1個月當還衝期。

 

還有就是2018年新年賀圖可能要晚點才能完成,我大概知道這次賀圖要畫誰了~

 

當然讀者們可以多多留言,讓我知道你們喜歡哪些角色,以及對故事感想之類的J

 

話說,美紀跟莎織閱讀人氣好像都比明日香高耶……這下我要好好宣傳一下明日香才行XD

 

售價

原價$0

$0
選擇集數(共1集):

所謂的忍者是什麼?

 

思考著這樣的問題卻毫無頭緒,這樣的存在根深蒂固在這片土地上,成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們從何誕生的?為了什麼而存在?真的可以忍受世上所有不合理的情況嗎?還是……終究只是平凡的一群人?

 

她,充滿困惑又好奇。

 

直到她遇見了那個男人。他就像豎立在炙熱沙漠上的仙人掌,忍耐著艷陽對它的熱情,又像是沙塵般,隨風飄泊於這片土地間,難以追逐的存在。在這片一望無際的荒蕪沙漠,白天溫度攝氏可達四十度以上,夜晚溫度卻能降到冰點以下,像似拒絕萬物的絕對境地,倘若要在這猶如地獄般的世界上生存下來,必定要忍受非一般人的極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艷陽高照,氣溫直飆四十度以上。望眼望去,黃色沙漠被揮灑了艷陽的光彩,頓時特別耀眼奪目,但炎熱的溫度卻扭曲了原本荒蕪的景色。

 

碰喀一一一 在烈日之下,遠處有著成群結隊的隊伍,似乎是到各地買賣交易的商人,因為順著路線來到風之國境內。

 

 

承載著貨品的商車,輪子隨著柔軟的沙丘而輕微晃動。

 

一位咖啡髮色綁著低斜馬尾的中性女子,邊埋怨邊伸了懶腰道:「呦!終於快到達砂忍者村了,坐了好幾天的駱駝,屁股快痛死了……」她有著如大海般深藍色眼眸,小麥膚色臉上帶有許多雀斑,身穿白底配上紅咖啡不規則剪裁服飾,背上背著一把厚重鐵錘,而這個女子正是明日香的同伴,名叫西絲卡,是位喜歡設計各個武器的鑄造師。

 

咚噠噠一一一 一陣輕盈的腳步,輕踏過黃色沙子,彷彿替這片淒涼的土地,留下生命的足跡。

 

淡橙色的髮絲隨著輕盈步伐晃動著。明日香眨了眨眼,粉嫩的唇瓣微微哼著輕快的聲音,心想:『砂忍者村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第一次進那麼大的忍者村呢!』手摀住早已暗自竊笑的嘴角。

 

眼前的她,此刻走在豔陽灑落的光輝之下。

 

飄逸的長橙色髮絲隨風舞動在黃色沙塵,額頭前綁著斜辦子的瀏海微微遮住那潔白的前額,顯得若隱若現。

 

在她那雙既深邃又猶如紫水晶般,閃爍著光芒卻夾帶點灰的灰紫色眼眸,就像是上天賜給世間的璀璨之星,耀眼無比。纖瘦的身子穿著貼合帶有水籃圖案白底的衣著,輕透舒適的衣裳,卻藏不住薄衣底下那白裡透紅的肌膚,而纖細的腰上繫著兩把長短不一的劍。

 

她側過那張潔白的臉龐,望向早已落在後頭的西絲卡喊道:「吶!西絲卡!」神情帶著愉悅,緩緩倒退到正坐在駱駝上的西絲卡旁。

 

「幹嘛?」被喊住的西絲卡看著朝她微笑的明日香。便納悶的搔了搔頭,眉間緊蹙接著道:「別笑了!看起來超蠢的……等會進村子,若走在路上求妳可別跟我說話啊!我可不想跟一個笑起來像傻瓜的女人扯上關係欸,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是從哪個醫院偷跑出來的傻子呢。」眼神鄙視著身旁那個,此時嘟著嘴瞪大眼看她的明日香。

 

「什麼嘛……我才不是……」明日香此刻就像個孩子般,極力反駁方才西絲卡那句朝她吐槽的話語。

 

 

啪一一

 

 

原本正鬧開的兩人,頓然被身後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到瞬間定格在原地。

 

「咦?」西絲卡發出了疑惑的聲音,循著方才傳出聲響的方向回頭。而隨著西絲卡的視線飄向後頭,明日香也下意識地側過她那白皙的臉龐,此時餘光隱約能瞄到,因為高溫影響視線而扭曲的身後之人。

 

循著聲音尋找源頭,兩人逐漸看清此時站在後頭瞪著她們的人:「米娜!」異口同聲的喊。

 

纖細白嫩的雙手此刻拿著方才闔上的書本:「我才要求妳們,待會可別ㄧ進村子裡就替我們商隊鬧出笑話呢。」她平淡卻帶點嘲諷的道。

 

她的名字叫結川米娜。算是這群人當中最為成熟穩重的同伴,是一位結界世家的巫女。留有一頭及肩的淡綠色短髮,以及宛如沉釀數年美酒般琥珀色的眼眸。纖瘦的身子穿著藍色調腰間配上橘色布料的和服,胸前掛著白色珠子項鍊,衣裳細緻的材質襯托出她那雪白的皮膚,猶如神聖又高貴般的存在。

 

 

聽到這句對她嘲諷般的言語,頓時西絲卡握住拳頭囔著嗓門吼道:「妳這女人……什麼叫做『別ㄧ進村裡就替我們商隊鬧出笑話呢。』的鬼話啊!」手指毫不猶豫的指向米娜。

 

「好、好了啦……米娜她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提……」明日香此刻臉上帶著ㄧ抹苦笑,邊緩和這讓人尷尬的氣氛。心想:『啊、啊咧……怎麼又開始了,唉。』汗顏。

 

話都還沒說完,頓然又被他人打斷。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啦!真是抱歉,或許妳無法理解常人說的話吧?真是辛苦妳了,下次我會檢討改進的。」米娜ㄧ臉鄙視的回,絲毫不理會正被她們夾在正中間而哭笑不得的眀日香。

 

「米娜妳這傢伙!有種在說ㄧ次啊!」臉上爆出許多因為被刺激而憤怒的青筋,西絲卡熟練地拔起背上的大鐵鎚接著道:「信不信這次我絕對拿鐵鎚打爛妳的嘴?」嘴角上揚,這時不再是手指指著他人那麼簡單了,而是ㄧ支無從得知有多重的鐵鎚此時在面前揮舞著。

 

明日香雖然無奈的看著這每天都會上演的劇情。但臉龐卻掩蓋不住心裡的辛酸:「唉呦……好了啦,兩位……」她試著努力緩解現場氣氛,但似乎不怎麼有效。

 

啪咚一一一 另外一部載著貨物的商車車簾,突然被裡頭的人用力掀開了。

 

 

掀開車簾的正是一位睡眼惺忪的女子:「啊哈……一大早的在外面吵什麼啊?」她用著哀怨的眼神,看著車外正吵鬧的她們。

 

「唉呀!莎織早啊,我們吵到妳了嗎?」原本正在勸阻米娜她們的明日香,此刻注意到一旁用著埋怨眼神的莎織,正注視她們這群七早八早就在車外吵鬧的女人。

 

明日香頓時只能苦笑的道:「對不起耶……」並感覺到有點不好意思的向她道歉。

 

「真是的!她們一定要在人家最需要睡美容覺時吵嗎?」細細的眉間緊蹙著,她帶著ㄧ頭凌亂的長髮不滿的道:「我正好夢到……」話音未落。

 

 

這名女子叫幸島莎織。她留有一頭宛如翡翠般深綠色的長髮,以及有如桃色般的眼眸,柔軟的雙唇塗著粉色口紅,身材纖瘦卻皮膚白皙,穿著性感的深紫色罩衫、腰與臀間斜掛著桃紅布料、深紫長版手套、深藍長褲、紫色鞋子,背著一把特別造型的弓,是一位擅長中遠距離戰的弓箭手。

 

 

 

「停!」西絲卡沒等莎織說完,卻搶先打斷她的話。

 

米娜也冷冷接著吐槽的說:「我們對妳剛剛做了什麼春夢沒興趣。」壓根不給莎織有機會繼續說下去似的,就某方面她跟西絲卡挺有默契的。

 

「什麼嘛……才不是春夢咧!只不過就是跟著幾個帥…帥哥、呃嘿……呵嘻嘻……」方才還正經八百的反駁著,嘴角流出的口水卻出賣了她。莎織慢慢回想起睡夢中的種種片段,頓時陷入一陣癡呆狀態中,但又突然被什麼拉回現實般繼續與她們辯解著道:「呃、咦?反正不是春夢就是了!」她那臨場反應的速度真的讓現場所有的人甘拜下風。

 

在一旁看著這尷尬的場景,頓然明日香頭上滑落一根髮絲於她的臉上:「呃、呵哈哈……」當下或許覺得這趟路途顯得遙遠又沉重吧。

 

咚噠噠一一一 井然有序的商隊緩緩邁向豎立於沙漠中,那宛如堅不可摧的高牆而近在咫尺的入口處。

 

 

走在最前頭引領商隊方向的男人,這時轉過身示意著後方。他身穿遮陽連帽白色斗篷,向著身後的同伴揮了揮手喊道:「呦!大伙們目的地砂忍者村快到了,趕快準備好要交易的貨品,可別耽擱下一個要趕往的地點欸。」接到前方訊息的商人紛紛開始著手準備等下進村的貨物。

 

「啊哈……啊、啊?」驚訝的聲音劃破方才的短暫寧靜,莎織還有點睡得糊里糊塗問:「已經到了?」她揉了揉如桃花般的眼眸,身上簡單披著單薄的被子。

 

西絲卡這時臉上擺著臭臉問:「對!所以妳何時可以從裡頭出來幫忙下貨?」貌似這個問題不知道問了她多少次一樣。

 

「我想想吼……」撇過頭。莎織用著斜視的眼神,對著西絲卡竊笑著回:「下一次!嘻嘻。」毫不在乎對方臉上越來越臭,她笑笑的拋了媚眼。看來要她幫忙是不可能的事……不、是根本不可能。

 

「呃、妳!」此刻臉上爆出的青筋已經不知道有幾條了,西絲卡握著拳頭,忍住心中即將爆發的火山,雖然這問題問了也白問,但每次都這樣耍賴也該有個限度。

 

白皙的臉龐撇到另一側:「一群笨蛋。」米娜用著面無表情的口吻呢喃道。

 

噠噠噠一一一 輕盈的步伐,踏過的砂塵頓然濺起一次次地風沙。

 

 

飄逸的橙色長髮隨著微風輕柔擺動著:「哇!可以清楚看到入口了耶。」明日香帶著雀躍不已的心情跑到前方,邁向入口的腳步卻突然停了下來。心裡愣了:『為什麼……這裡有種……』看到眼前的景色而感到不可思議,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明明不曾來過。

 

 

「怎了?」米娜似乎察覺到她的不對勁,淡淡的問。

 

呼呼呼一一一 一陣不知明的風向她襲來。

 

 

霎那間。身後竄起一陣凌亂的強風吹散了她的髮絲,同時也吹亂了她的思緒:「沒事。」那深邃的眼眸充滿著困惑,粉嫩的唇瓣微微閉合著。

 

來到入口處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商隊頭兒正與砂忍者村的入口守衛們,確認要進出的貨物以及經過同意入村的相關事宜。

 

望向入口前方,村子近在眼前。

 

 

頓時風聲大過於周遭的喧鬧,唯一可以明白的是,它想訴說著什麼。呼一一一 風,帶走了無數的思念,相同地也遺留了許多溫柔。

 

它,輕輕撩起了她那晚霞般的橙色髮絲。牽動著思緒邁向入口的遠處,就宛如引導著她尋找曾經遺失的碎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呼呼呼。

 

細軟的沙子,飄散於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我……不想在繼續孤單一個人了。』

 

 

 

碎裂成無數大小不一塊狀的土地,有如蜘蛛網般散佈在荒蕪的大地上,頓時顯得淒涼暗淡。

 

就在不遠處隱約蹲著一名矮小的身影,暗自哭泣。不爭氣的淚水像是洪水般奪眶而出無法控制,眼淚宛如珍珠般,一顆顆閃爍而落下,澆熄了對生命的火焰,以及對未來的期待。

 

眼淚滴落在乾枯的土地上,不斷滋潤著早已失去光彩的大地,宛若人們孤獨的心靈無法獲得養分而失去原有的生氣。

 

 

望向白茫茫的世界,頓然染上了整片一望無際的藍天。

 

 

 

微風輕輕捲起了地上的沙子,飄向永無止盡的彼方,宛如引導著世上的靈魂回歸屬於他們的地方,不在迷網於人間徘徊。

 

呼一一 風,帶來了遠方的思念。

 

 

輕柔的白色種子,飄散在湛藍的天空中。

 

它,迷戀著風。

 

 

飄盪於世間每個角落,無怨無悔。

 

傳說它愛著飄泊於命運的風,哪怕離開了心愛的大地,也甘願隨著那陣風流浪在世界的洪流中,就像是難以捕捉的存在,即便緊抓著也凋零的快,而它叫做蒲公英。

 

『人就是在受傷與傷害他人的過程中成長的,但人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討厭他人地。』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周圍纏繞著。

 

矮小的身影緩緩起了身,不斷找尋著這溫柔聲音的主人。

 

『身體的傷跟心裡上的傷有點不同,心裡上的傷並沒有藥可以塗抹,更有可能一生無法癒合,但是有一樣東西可以治癒心裡上的傷……不過那種藥有點麻煩,只能從別人那才能得到。』不知明的聲音,輕輕訴說著。

 

他頂著一頭茶色短髮,帶著極深的黑眼圈淡青色的眼眸,不斷四處張望,在光芒照射下皮膚顯得相當白皙漂亮。

 

 

『那就是……』聲音的主人漸漸浮現在眼前。

 

「……愛。」那名頂著茶色短髮的孩子,緩緩開口。

 

『愛就是想為身邊重要的人犧牲、奉獻,並用著慈悲的心保護他的想法。』這個人有著一頭淡黃色頭髮,一雙灰色眼眸,他的嗓音就像白雲般輕柔,令人安心。

 

而這個人曾是他最親近的那個人,也是把他推向未知深淵的那個人。

 

 

『吶!』遠處那無數白色種子中,隱約能聽見一個稚嫩的嗓音正呼喚著他。

 

「是誰?」淡青色的眼眸頓時疑惑,他不斷找尋那熟悉的聲音。

 

『不管發生什麼事……』稚嫩的嗓音,圍繞在耳邊。

 

眼前那無數的白色種子,逐漸形成一個嬌小的模糊身影,在潔白的光芒之下,顯得朦朧不清。

 

腳下那乾枯的大地,頓然被這陣突如襲來的白色種子,渲染成一片青澀草地。

 

呼呼呼一一一 那一刻。風,它捲起了草地間開滿大地的蒲公英。

 

 

『都不要輕易憎恨任何人好嗎?』稚氣般的臉蛋,看不清的存在。

 

「妳……」他的眼神訴說著種種不解。

 

她就像流浪於世間的蒲公英。深愛著那陣不知吹向何處,也不知會帶向哪裡的風,只為了追逐那遙不可及的存在。

 

『因為……』她緩緩的道。

 

那朦朧身影的輪廓逐漸清晰。眼前出現著宛如晚霞般的淡橙色髮絲,隨著周圍光輝的折射閃閃動人,她擁有一雙紫水晶般夾帶灰色的眼眸,有如星空中那晶瑩剔透的璀璨之星。

 

『憎恨是不會帶給任何人幸福的!』莞爾。

 

周圍的光輝漸漸變強,刺眼的光芒,不斷吞噬著這兩道渺小的存在。

 

 

「等、等……」眼前的光芒強烈到無法睜開雙眼,他一手遮擋著,一手努力想抓住眼前的那個人。

 

 

 

碰喀一一 東西掉落於地上。

 

 

「嗚…呃……」黑眼圈的眼皮緩緩睜開,他睡眼惺忪的從辦公桌慢慢爬起:「……夢?」語落。

 

 

起了身,發現自己正睡在這像山的文件堆裡。

 

這裡是位於村子正中心的位置,而此地就是砂忍者村的村長風影辦公室,裡頭沒有奢華的裝飾,只有幾張簡樸的家具,如同現任風影的特質一樣,簡單卻不失穩重。

 

「原來是我睡著了……」他坐在椅子上,身子輕靠在椅背,淡青色眼眸望向窗子那午後的湛藍天際,對於方才那模糊的夢境有股不切實際的感覺。

 

窗外的陽光照亮了那白皙的臉龐,以及看似紅色卻是茶色的短髮,他那大理石削切而成的臉孔,宛如微風任意幻化般的姿態,而他就是現任第五代風影,名叫砂瀑我愛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咚喀一一一 連接村子對外的唯一通道遠處來了一批商隊。

 

 

豔陽依然炙熱照射在這片乾枯的沙漠上。

 

寂靜的通道,頓時被村內傳來的一陣陣喧鬧聲而吵雜不已。

 

高掛在頭頂那炎熱的太陽,因高溫而扭曲景色的光芒,照射在單調岩石而建構的一棟棟房子上,顯得樸素自在卻與這片沙漠形成一種無違和感。

 

這陣吵鬧聲原來正是村裡正舉辦著活動,此刻被龐大的人潮擠得水洩不通,不管是土產店、各大商店、市集、美食街道,望眼過去全是人山人海的景象。

 

每家商店前擠了一堆又一堆的人,不時可以聽見街道上那一道道宏亮的叫賣聲,正努力吸引著路上絡繹不絕的人潮。

 

那批商隊緩緩擠進人潮中,朝著他們原本預定要交貨的店面走去。明日香四人則被這眼前的景象驚訝到,她們隨著商隊來到靠近村內較偏遠裡面的店面,在那裡早有一群人等著他們恭候光臨。

 

「呦!好久不見啦!」引領商隊的頭兒與對方簡單地握了手打了招呼,豪邁大笑的道:「距離上次與你做交易似乎事隔一年了吧?哈哈哈。」閒話家談的說著。

 

眼前留著一搓山羊鬍樣貌粗曠高大的男人,摸了摸頭羞澀的回:「是啊!」脫口而出那溫柔的聲音,卻與他的外貌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哇咧!」西絲卡不經意的叫出口,緊蹙著眉間滿臉疑惑的想:『聲音與外貌……完、完全無法連想成同一個人嘛……』正當她這麼想時,方才被她那突兀的叫聲而吸引過來的目光,此時全集中在她身上。

 

站在後方的米娜,ㄧ眼就明瞭西絲卡此刻心裡在想什麼,便直接戳中重點道:「妳一定在想為何他的聲音怎麼與外貌落差那麼大吧?」說真的能用肉眼看出ㄧ個人在想什麼,看來兩人雖然愛鬥嘴卻有著無形中的默契吧。

 

「呃、呃妳!噓……」西絲卡緊張的慌了手腳,轉過身用著食指比出要米娜小聲說話的樣子道:「妳就不能看場合說話是會死嗎?」眉間緊蹙,她雖然嘴角上揚笑著,此刻在她心裡有種想飆罵對方的衝動,但礙於場合尷尬問題還是暫時忍了下來。

 

「會。」想也不用想直接回答,而米娜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即將把鐵鎚從背後拔出來的西絲卡。

 

陽光照射在岩石建立而成的房子,房與房之間相隔著ㄧ條狹窄的巷弄。

 

狹窄的巷子裡,太陽的光芒無法照射進來,顯得格外幽暗。頓時,站在巷子裡穿著一身黑色斗篷,五官也因為被遮住而無法看清,那人靜靜地觀察著眼前這批有米娜她們的商隊。

 

米娜在與西絲卡鬥嘴的同時,也注意到協後方巷子裡偷偷注視她們的神秘人,但為了不打草驚蛇,她選擇邊觀察那人邊假裝沒發現對方的存在,以藉此弄清楚對方的目的。

 

「喂!」米娜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方才或許太過於注意那人的事情,而忽略了眼前還在發擾騷的西絲卡。

 

「別講話講到一半心不在焉的,真是……」西絲卡雙手插著腰,臉上竟是滿滿無奈,即便這樣她依然心有不滿的繼續唸:「所以說啊!妳到底是對我哪裡有不滿啊?」她挑眉看著剛回過神的米娜。

 

「差不多要下貨了吧,妳不去幫忙?」米娜若無其事的道。便緩緩斜視方才有人的巷子裡心想:『不見了?那個人到底是誰,總覺得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原本雙手插腰的西絲卡聽到這句話,頓時變成握拳的姿勢道:「呃什、什?」此刻西絲卡注意到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尷尬地從原本臭臉的她改為面帶微笑的說:「米娜妳這傢伙,存心故意完全無視我就是了?」

 

「唉呀,沒想到妳那麼聰明,呵呵。」看著眼前一直被她逗弄的西絲卡,米娜忍不住偷偷用袖子微微遮住她那竊笑的表情。

 

「渾蛋!」西絲卡頭往天空抬,雙手握拳,對著豔陽高照的藍天大喊著,聲音像是能劃破天際似的,相當宏亮。

 

 

 

陽光依然將炙熱的光芒揮灑在村子上。

 

噠噠噠ㄧㄧㄧ 萬人空巷的村子,隱約能看見ㄧ名身穿黑斗篷自由穿梭在人群中的身影。

 

 

仔細ㄧ看才發現原來這名黑斗篷的人,是方才在巷子裡偷偷觀察米娜她們的神秘人。穩重的腳步逐漸走向另ㄧ名也同樣身穿黑斗篷的同夥,他們一同走到一旁有遮蔽物的建築物那談話著。

 

「沒有發現她的蹤影。」那人開口了,只是聲音像是經過變聲處理似的,甚至夾帶著嚴重的雜音,聽了令人相當不舒服。

 

在黑斗篷之下,潔白的臉龐只露出了鮮紅的唇瓣回:「沒關係,很快就能找到她的。」她用著尖銳卻又不會讓人聽了不舒服的聲音緩道。

 

「話說,我剛剛請你找的人已經知道在哪了嗎?」她緩緩撇過頭看著後方,單跪在地的同夥問。

 

「是的。」低著頭肯定的回答,他用著詭異的聲音繼續道:「顯然他已經插翅難飛了吧,畢竟不久前才因為他的關係,弄的村內雞飛狗跳的。」他訴說著她要找的人目前的情況。

 

「呵呵!那不重要,反正只是個很快被世界遺忘的破爛玩具而已。」靠著牆,她像是不把他人當生命來尊重似的,輕視的道:「雖說是破爛,不如說是還有一點利用價值的棋子,是吧?」莞爾。

 

「為了這邊的朋友,我已經準備好今晚獻上最至高無上的禮物了呢,呵嘻嘻。」摘下遮掩住她那有如天香國色美貌地斗篷帽子,露出了那藏不住的雪白肌膚,烏黑的秀髮盤纏在金飾做的髮叉上,顯得有種說不出的古典美。

 

「走吧!」她同時擁有雙有如紫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眼眸,左眼角處有著黑痣。她帶著鬼魅般的笑容,側過臉,望向身後之人。

 

原本低著頭的黑斗篷同伴,緩緩起身答:「是,法蘭大人。」語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炙熱的太陽,漫漫地從西邊垂落而下。

 

 

樸素的建築物,頓時渲染上ㄧ層橘紅色的晚霞。白天猶如地獄般的灼熱感,隨著這幕美麗光景而漸漸消失,同時即將迎接而來的是宛如孤寂般寒冷的黑夜。

 

「唉……真是的!」輕嘆一口氣,明日香東張西望的道:「莎織到底跑去哪了啊?」她無奈的在茫茫人海中尋覓同伴的身影。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充斥著因為夕陽照射而拉長的無數影子。它們就像殘留在世間上遊蕩的靈魂般,迷失在這片看不見未來的盡頭。

 

美麗的晚霞,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在迎接而來的黑夜裡。唯一能確定的是即便冰冷的夜晚降臨,村子裡舉辦的祭典伴隨夜幕而更加熱鬧。

 

「來喔!來看看喔!ㄧ年一度的祭典少不了這樣的東西。」老闆拉高嗓音,不斷宣傳著攤位上那琳瑯滿目的商品。

 

「快來買好吃的串燒喔!買十串再送你ㄧ串喔!!!」烤網上擺著ㄧ支支色香味俱全的食物,讓人聞了不管怎樣都要好好品嘗一下。

 

「先生小姐要不要買點當地名產回去當伴手禮呀!本店有需多特產喔。」靦腆的老闆娘親切的向客人介紹店內所有特色土產,好讓客人們買到自己滿意的產品。

 

「莎織!」她努力擠近水洩不通的人潮中,在喧鬧的街上大聲呼喊著:「妳在哪?」步伐隨著人群的擁擠越來越難行走。

 

 

 

大約在三十分鐘以前,祭典才剛開始不久,位於祭典有段距離的明日香她們。

 

「那、那個……莎織,我覺得我們瞞著米娜跟西絲卡偷溜到街上遊逛,恐怕有點……」明日香臉上掛滿著擔憂,踏著膽怯的步伐跟在莎織後面,試著勸阻這時想脫隊去街上閒晃的她。

 

「唉呦!別掃興嘛,難得來這麼大的村子,何況又是祭典,不逛逛太對不起自己了,對吧?」莎織轉過頭,腳步依然繼續邁向祭典的方向走去,不時把眼神望向跟在她身後滿臉擔憂的明日香。

 

噠噠噠ㄧㄧ 黑夜來臨,純樸的村子點上宛如繁星般閃耀的燈光。

 

 

這時回過頭看,商隊已經離她們有段距離了。望向遠處逐漸模糊的景色,步伐緩緩踏在冰冷的道路上,有如ㄧ條看不見的幽暗隧道使人迷失在這條未知的黑暗裡似的。

 

「這個……或許吧……但、但還是……」明日香ㄧ想到萬ㄧ被米娜發現她們未經許可脫隊,回去一定會被教訓的很慘,想到這裡不經讓她顫慄不已。

 

「吶吶!明日香……」莎織像是發現什麼好東西似的,笑笑的轉過頭喊著她的名字。

 

「呃、嗯?」明日香頓時疑惑的停下腳步,原本想到會被修裡很慘而不時低著頭的她,緩緩抬起頭看向眼前的人問:「怎了嗎?」語落。

 

「嘿嘿!」這時莎織露出平時改不了的老毛病,臉頰瞬間泛紅眼裡金光閃閃手指直接指向前方某一處興奮的道:「發現前方有ㄧ群長的不錯的帥哥耶!喔耶!」她高舉雙手邊高聲歡呼著,整個人像是找到夢寐以求的獵物般,難以控制自我情緒在那邊鬼吼鬼叫著。

 

「莎、莎織?妳該不會……」明日香貌似猜到莎織以往照慣例會發生的事一樣,她ㄧ副生無可戀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著即將跑走的莎織。

 

「我去去就來,妳先到街上那慢慢逛嘿。」她不說還沒注意到,原來她們已經走到祭典的入口了,抱著興奮心情跑向前方那ㄧ群英俊瀟灑的帥哥們,完全遺忘了還有明日香的存在似的。

 

莎織向著離她有段距離的明日香,邊奔跑邊揮著手喊:「我們等下到剛剛路過的雜貨店前見喔!」語畢。

 

「咦?等、等啊!」原本處在原地的明日香,看到跑遠的莎織頓時驚慌般大喊著。

 

回到三十分鐘以後,此刻的明日香正在祭典裡苦苦尋找著莎織的身影。

 

碰喀ㄧㄧ 凹凸不平的道路上伴隨著許多小石頭,若不注意有可能整個被絆倒在地。

 

 

「咦?唉呀!」雖然成功逃出水洩不通的人群中,明日香卻不小心被路上的小石頭絆倒在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嚓ㄧㄧ 房門開起。

 

 

純樸的房內,只放了幾張簡單的家具。望向牆面ㄧ個個圓形的窗戶,透過玻璃可以清楚看到耀眼地晚霞所投射出的橘黃色光芒,頓時把原本平凡不過的房間渲染上有如淒美的薄紗而遮掩住帶有浪漫氣氛的城堡。

 

「我愛羅!」ㄧ名男子打開了眼前辦公室的房門,慢慢地走了進來這時才發現,他要找的人早已不在辦公室裡了。

 

這名男子穿著一身全黑的衣服,雙手穿帶著黑色無指手套,身後背著用繃帶隱藏起來的傀儡。在那白皙的俊臉上可以看到化著奇怪的妝容,宛如替自己臉龐掛上ㄧ張滑稽的面具ㄧ樣,顯得好笑卻有點神祕,他的眼瞳反而是沉穩的深黑色與自身那奇怪的妝扮卻搭不上邊,而這個人就是現任五代風影的哥哥且同時也是隨時保護現任風影的護衛,名字叫勘九郎。

 

「唉,原本是想找他一起跟我們逛逛這次的祭典呢。」他輕嘆著氣,有點埋怨的說:「我們只不過才出去一下,辦點事情回來就找不到他的人,真是!」臉上的神情似乎述說著這早已見怪不怪的事一樣,勘九郎無奈的雙手插腰看著房內空無ㄧ人的辦公室。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嘛!」ㄧ名美麗的女子踏著輕巧的步伐慢慢走向勘九郎,她靜靜的站在辦公室的房門口處,笑笑的道。

 

這名女子有著ㄧ頭,宛如陽光照射在沙漠上反光而來的金黃色頭髮,以及有雙媲美森林般的翡翠眼眸。她身穿著ㄧ席樸素的黑色浴衣,就像間接反映這個村子的風格一樣,簡單卻不失穩重,而這個人就是現任五代風影的姐姐,且數日後即將嫁進鄰國木葉忍者村奈良家的女性,她的名字叫做手鞠。

 

順道ㄧ提,與手鞠成親的對象正是目前木葉忍者村奈良家的奈良鹿丸。經過第四次忍界大戰之後幾年,他那無法埋沒的軍師才能更讓眾人矚目,而近期聽說內部有意提拔他為未來火影的顧問,以藉此協助日後火影身邊的大小事情。

 

「畢竟最近發生那麼多事……好不容易才恢復平靜的日子,偏偏又遇到正要舉辦ㄧ年一度的祭典活動,難免讓他忙得焦頭爛額嘛!」手鞠無奈的不經意回憶起前陣子才發生的巨大騷動,費了好多力氣才擺平恢復原樣,只能說現在還可以舉辦祭典算是萬幸了。

 

「也是啦……但、但妳在過幾天就要去木葉了。」勘九郎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心裡卻依然有個說不出的疙瘩,這時嘴裡呢喃:「不趁現在多聚一下,以後要看到妳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唉……」原本插腰的雙手頓時垂掛而下,他有點失落的低著頭。

 

「笨蛋!是不會寫電子郵件給我啊?」手鞠隱約能感覺到勘九郎對於她即將要離開村子嫁去木葉這事感到有點寂寞,不是反對她嫁去木葉,而是有種原本時常陪伴在身邊的重要之人突然消失似的,不經讓人有點手足無措。

 

「電子郵件跟實際見面還是有差的啦!」他對著身後的手鞠拉開嗓門大聲囔著,只見他害羞的撇過頭吞吞吐吐的道:「好比……就、就……」原本就不善表達的勘九郎,突然要他直接說出心裡真正想法似乎還是有點困難吧。

 

「既然那麼捨不得我,乾脆隨我一起嫁去奈良家這主意怎麼樣啊?哈哈哈。」為了破解這讓人尷尬喘不過氣來的氣氛,手鞠頓時拋了ㄧ個玩笑話出來,手拿起平時放置袖子裡的扇子。

 

啪喀ㄧㄧ 輕巧的扇子攤開而來。

 

 

「蛤?」勘九郎被這突如其來的話嚇的愣在原地,頓然想起什麼而突然回過神的他,眉間緊蹙卻面帶微笑道:「說什傻話啊!跟妳嫁過去咧,別忘了在這裡還有個時常讓我們操心的蠢弟弟要顧欸。」他毫不猶豫的邁向手鞠的方向走去

 

「嘻嘻!是吧?」他面向手鞠笑顏逐開著,同時慢慢走到她身旁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勘、勘九郎……?」煽動著手上的扇子隨著眼前正對她展開笑容的弟弟,手鞠緩緩把扇子遮住了她那早已隱藏不住的愉悅神情。

 

「既然人不在這裡,那我們先去逛祭典吧!說不定在路上就能遇到我愛羅呢。」他若無其事般對著手鞠這樣講,勘九郎慢慢轉過身來,他伸出手貌似要關起眼前的房門準備離開這裡。

 

「走吧!」勘九郎手拉著方才敞開房門的門把,撇過頭望向身旁的手鞠。

 

美麗的夕陽隨著他們的談話,逐漸消失於迎接而來的夜晚裡。

 

嚓喀ㄧㄧ 房門靜靜的關起,室內逐漸變的幽暗。

 

 

她笑著點了點頭低語:「說的也是呢。」語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咻碰ㄧㄧ 咻碰ㄧㄧ 咻碰ㄧㄧ 有股巨大的聲響不斷出現。

 

 

漆黑的夜晚,幽暗的天空瞬間綻放著ㄧ朵朵美麗煙花。讓原本底下喧鬧的祭典更添上無數驚嘆聲,每個人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頭上那五彩繽紛的煙火秀,卻沒有人意識到即將要面臨的動亂。

 

窗外繽紛的煙火,不斷照耀著窗內看不見的陰謀。神秘的女人與來歷不明的黑衣者覬覦的究竟是什麼?冰冷的地板躺著ㄧ具具砂忍村的忍者,而忍者們無聲無息躺下地瞬間,身後的鐵門究竟藏了什麼?

 

那名叫法蘭的女子站在橫躺在地的忍者中央,面對著這扇未知的鐵門前,鮮紅的嘴唇勾起了鬼魅般的微笑,她那宛如紫水晶般的瞳孔,照映著窗外投射進來的煙火殘影。

 

咻碰ㄧㄧㄧ 如夢般的煙火光芒漸漸消失在這片夜空中。

 

 

「哇!好美喔。」明日香陶醉在這幕美麗煙火下,她與其他人一樣停下腳步欣賞著。

 

噠噠噠ㄧㄧㄧ 背對著煙火的光芒,沉穩的身影悄悄地與人擦肩而過。

 

 

隨著夜晚光線越來越昏暗,他頂著ㄧ頭茶色短髮身穿著ㄧ席紅色衣裳,背後綁著ㄧ個大葫蘆。此時所有人視線離不開綻放煙火的夜空,絲毫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似的,踏著穩重的步伐靜靜地穿梭在人群中。

 

霎那間,他與她擦身而過。

 

「咦?」睜大雙眼,就在一瞬間,她像是感覺到什麼一樣,目光從原本美麗的煙花從而轉移到那人身上。

 

 

『那個人?』轉過頭,眼角不自覺滑落ㄧ滴眼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後記:

親愛的讀者們好!非常抱歉那麼晚更新文章,近期待業中還在找工作時期,所以難免以現實生活為優先,當然……前不久的車禍也還沒處理完,但我依然會努力寫文章進度,至於更文可能要先改為1~2個月更ㄧ次了,怕來不及每個月更文,所以多加1個月當還衝期。

 

還有就是2018年新年賀圖可能要晚點才能完成,我大概知道這次賀圖要畫誰了~

 

當然讀者們可以多多留言,讓我知道你們喜歡哪些角色,以及對故事感想之類的J

 

話說,美紀跟莎織閱讀人氣好像都比明日香高耶……這下我要好好宣傳一下明日香才行XD

 

線上詢問